王国良的散文诗(五章)

广告变量
王国良的散文诗(五章)

黑龙江 王国良

 
穿过太阳岛

踏上太阳岛,就像踏上了一首传唱已久的老歌,生怕踩碎了一粒粒被岁月磨光的音符。经霜的橡树和马莲草,列队迎宾,把瑟瑟枯黄举过头顶,等待有人把秋天带走。几只喜鹊飞进杂木林,用沙哑的嗓音把自己喊出来,再悄然钻入七彩的寂静。
三两簇野菊,舍不得完成最后的绽放,还在等待那些错过春天的旅人。有人俯下身去,大口呼吸淡淡的花香;有人抬起头来,寻找迟归的雁阵。
一颗橡子似一粒子弹,从太阳岛熟透的晚秋射出来,击中一片充血的落叶,让我的心为之一颤。当我从风中捡起,擦去它的满面风霜,金褐色的包装,椭圆的样貌,精致优雅,造物弄人,有些苦涩的东西,看起来总是很美。
岛上的橡树不多,冰雪里煎熬,很难长成参天大树,就像我们这群走过深秋的人,平凡、豁达、自信,只是有点驼背。
我们忙着与亭台、碑石和亲朋合影,也忙着追赶等在远处的风景,走走停停,一步步穿过诗画的长廊。
美不分季节,无处不在,就挂在枝头红透的浆果里,摇曳在小松鼠蓬松的尾巴上,散落在抒情的桦林间。
松花江大桥玉龙出水,防洪纪念塔挥旗指路。
此时,山顶的落日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仿佛轻轻一拉,就会坐进渡船,和我们一起被送到大江对岸。

 
酒店里的风车

哈尔滨果戈里大街的尽头,就是福哥朋友的大酒店,以天下第一冠名,豪华气派,走进去,我就成了大观园里的刘姥姥。
端坐一隅的风车,本是乡村簸除瘪谷的农具,却被擦拭得一尘不染,肤色红里透亮,平实敦厚自信,又不失黑土风度,上面贴着一个胖墩墩的“福”字,就像进城打工的同学老王。
按照习俗,我成了服务员嘴里的舅舅,她也顺路搭车,成了笑容可掬的舅妈,酒香里的乡情,让我们恍若回到了老家,又想起小村场院的碌碌,风车下流金淌玉的年景。
有人与风车并立,拍下难得的瞬间,这里摸摸,那里瞅瞅,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时伙伴,或俯下身子让鼻子使劲抽动,像要把故乡的味道吸出来。
而生活何尝不是一架风车,岁月的风一直在吹,吹走了青涩迷茫,也吹走了虚无缥缈的梦,此刻,坐在松花江畔听涛,我们是什么风都别想吹走的谷粒。
归来,几位金发碧眼的芳华女郎,与我们擦肩而过,浓烈的香水味,弥漫着异国情调,让人想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用手机拍下穿过晚霞的鸽群,城市堆积如山的灯光和熙来攘往的时尚,然后揣进行囊,为被秋风吹凉的风景取暖。

 
这城市

哈尔滨,三百多岁的城市还在用满语,为松花江畔晾晒渔网的地方命名。当手风琴在白桦树下拉响黄昏,一些诗人就会穿过索菲亚大教堂的钟声,领着诗歌漫步。
这里没美女,只有丁香花一样的女人,当风吹动她们的微笑,每朵云都是化不开的清芬。他们喜欢蓝色的格调,衣裙、鞋子还有晚上的梦,以及闪着蓝光的星星。
当我和她们住在同一个蓝色的屋顶下,上面镶嵌着蓝色的钻石,像东北姑娘风情万种的眼波,颤动着太阳岛的传说。夜深人静,我总会听到一条从唐宋流过的大江拨响古琴,用不同语种,轻声朗诵一首洒满星光的长诗。
晚秋,我和同窗再次欢聚松花江,像一群走不出春天的孩子,从回忆走来
向往事走去,晃动一路镀金的身影。有人走得很快,像一头梅花鹿踩响阳光,留下一行时间的蹄印,远方犹在,即使霜天万里满目苍凉,也有春风扑面。
太阳岛不再是一个传说,我们坐上江轮,把白桦林留在身后,成为一岸回望的风景,防洪纪念塔如一位时光老人,守在岁月的渡口,站在涛音深处,正目送一群分行的归雁。

 
火辣辣的乡情

娇小的身影,摇摇晃晃抱来一箱二锅头和火辣辣的乡情,是她为学友欢聚备下的陈酿。我们相继从时光深处走来,满脸都是岁月的苍苔,偶尔对视总要泪眼婆娑,像对远山的一次回望,又像对逝去青春的一次追寻。围坐美味佳肴和陈年往事,打开珍藏的烈酒,就像开启了一瓶密封的思念,醇香与笑语交汇,填平了路上的沟沟坎坎。
有人沉醉青涩的回忆,有人醉倒于红叶的舞姿,一滴滴,一杯杯,流入肺腑,灌溉长满胡须的故事和一些开始秃顶的话题,像又回到了那片富硒的黑土地,回到了穿过横垄地,奔向梦幻的当年。
相约四十年后,再次把这个日子从窖藏的历史拎出来,盘坐江城秋夜,谈古论今,相看两不厌,细数月亮的皱纹。只有一个个被倒空的酒瓶,像一排清醒的侍者,护佑左右,向返老还童的友情致敬。
之后,我们一起凭窗望远,看今晚的月亮,怎样在九寨蓝里慢慢沉醉。
松花江景泰蓝一样的涛音,像一曲苏格兰盖尔语的《友谊地久天长》,正从一座城市流向到另一座城市,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挂在衣帽钩上的秋天

你踮起脚尖,很费力的样子,把一个精致的小包挂上去,就像挂上一个被你背进来的秋天。
阔别,让往事成为天边孤雁,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同窗聚会又把我们从尘土飞扬的世界翻找出来。
熟悉的手,再次握紧陌生,叩疼哈尔滨的这个下午,为牵念打上了一个蝴蝶结。我们相互对望,像照着一面镜子,一点点擦去岁月的皱纹,直到擦出一张春天的脸。
隔着酒桌,就像隔着一条松花江,彼此坐成对岸,像两个打捞回忆的渔人。也趁喧闹来一次碰杯,把闷在心里的话碰出清响。之后,用筷子夹起长长短短的往事,放进一只怀想的花瓷碗。
而一江秋水就在窗外,滔滔不绝,正在讲述远去的故事。
一群人相互簇拥,走上太阳岛,捡起几片经霜的枫叶,就像捡起了遗失的自己。
你一直走在前面,依旧背着那个小巧的秋天,有人弯下腰去,带走了一粒落进你脚印的橡子。
告别,你站进晚秋的苍凉,站成一棵繁花落尽的树,站成一个再次别离的原点,踮起脚尖,像一尊遥望的雕像。
广告位2变量

条回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客服QQ1:

客服QQ2:

欢迎微信扫描联系客服!

欢迎微信扫描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