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建筑公司发生万元盗窃案

广告变量
 



  五月八日江南建筑公司发生万元盗窃案。吴大豪副大队长率员前往现场勘察。吴大豪今年二十八岁,一百七十七公分的个头,浓眉,还算是一张生动的脸,但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难得看到他有一次笑脸。

  万元巨款是五月七日下午四点钟由出纳员水蓝蓝顾玉门科长一同从银行提取的。巨款存入保险柜后,水蓝蓝下班至次日上午要发工资时发现巨款不翼而飞。

  保险柜未遭破坏。吴大豪先审问水蓝蓝:“保险柜无损,开柜密码也只有你知道,开柜钥匙就在你手上,这笔钱怎么会被盗呢?你说!”

  水蓝蓝说:“我也不知道。”

  “那钱根本就没存进保险柜,对吗?”

  “存钱时,玉门科长在场,他可以证明钱存进了保险柜了。”

  “顾玉门知道开柜密码?”

  “知道。”

  “他怎么知道?”

  “买保险柜时我不会使用,是他帮我调试密码的。”

  “他有开柜钥匙?”

  “没有。”

  “他曾拿过你钥匙吗?”

  “没有。”

  “昨日下班到今天上班前,这期间你来过财务室吗?”

  “没有,”水蓝蓝肯定地说,又补充。“门卫老黄头他可以为我作证,这一时间段,我真的没来过财务室。”

  即使是这样,吴大豪仍旧不放过水蓝蓝,问:“昨天下午你为什么提前一个钟头下班,干什么去了?”

  “上美发厅。”

  “晚上干什么?”

  “在家,父母可以证明我没有外出。”

  吴大豪在讯问水蓝蓝时,随行的刑警们分别对有关当事人进行了询问与调查。大致的案情是,五月八日上午八点一刻顾玉门犯心绞痛,会计舒宝儿,门卫老黄头送他去公司医务室治疗,这期间财务室只有水蓝蓝一人。八点三十分舒宝儿从医务室返回财务室,要发职工工资,水蓝蓝就打开保险柜,却发现钱不见了。舒宝儿说:“水蓝蓝当时一下子晕了,装得真像呢。”

  那疑点就是,舒宝儿从医务室返回,水蓝蓝也刚好从外面回来。水蓝蓝说她是上街吃早点去了。“有这巧的事?”舒宝儿说。“鬼信!不是转移赃款还能干什么?”

  结论:这是一起监守自盗案件。于是,水蓝蓝经支队长批准,被留置审查。

  水蓝蓝在留置审查的四十八个小时里〈注:八十年代那会儿留置审查最长为48小时〉一直泪儿流,要她交待问题她就一句话:“这钱我真的没拿。”

  这是一九八五年,工薪族月工资一般也就五十元左右,一万元,水蓝蓝要工作二十年。所以,这是一起大案,即便如此,吴大豪要拘留水蓝蓝还是证据不足,不能拘留也就要解除留置了,案件已陷入了僵局。于是,分管刑侦的陈局长不让大豪他们就这么耗在这个僵案子里,重案队人手不够呢,有凶杀案要人去办。既然局长有指示,支队长就撤下大豪二大队一班人暂且去帮重案队,就让云雾庵探长上这个死案子,还说有他云雾庵撑着就是了。

  云雾庵探长此前在侦破一起团伙诈骗案,只因诈骗主要嫌疑人携巨款十万元去向不明,他对上面领导说,只能一边调查一边静观其变。实际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狗咬刺猬,没地方下牙齿。

  “这起保险柜被窃案不能没人撑着,支队长的意思是你上,”大豪副大队长说。“至于你办的那起团伙诈骗案嘛,主要嫌疑人跑了,你兼顾招着办就是了。”

  云雾庵二十七岁,身高一米七四的样子。他从警七个年头,大都是单枪匹马,也多是应付诸如万元盗窃案之类的僵案死案他人破不了的案子。他查案多,破案少,往往是案子被他弄清楚了,最后,上面也只能来一个不立案;又因他工作作风显得散漫,处事态度又似乎有些玩世不恭,所以呀,他还能进步!他这个探长不就一干四五年?至少同事们是这么认为的。

  他自己则说:你要学我,还学不来呢,就这进步缓慢就叫你受不了。不信?就让你当我这个小小的探长,一当四五年一动不动,试一试,看你还拽不拽得起来。

  当云雾庵探长出现在江南建筑公司案件现场时已是案后第四天了。他是撇下吴大豪副大队长昨日分派给他的一名公校实习生韦莲娜,独自来江南建筑公司熟悉一下现场的。陪他“熟悉现场”的是公司保卫科长。进财务科必经门卫,财务室一扇铁板门,门上窗是拇指粗的钢筋栏杆,栏杆距离间隔10公分,不开门无人能入。他再次勘察门锁无人为的破坏痕迹。

  保卫科长说:“被盗就上班后那么一刻钟。”他旨在提示云雾庵探长,这万元被盗与门窗无关。云雾庵没吭声,只把弹簧锁拨弄着,扭来扭去。这更叫科长心里窝火,面呈愠色,说:“唯水蓝蓝有保险柜钥匙,那天八点半之前她又出去了一趟,有多少钱不能转移?现在倒好,你们吴大队叫她回家了,你们不一鼓作气突审她几天几夜她能把钱吐出来?”

  云雾庵不计较保卫科长的怨气话,说:“我要见财务科长。”就在这会儿,顾玉门刚好从办公室出来又要出门去,云雾庵说:“只问顾科长一句话,你就可以走了,案发那日你犯了心绞痛,是新病乍起呢还是老病复发?”

  顾玉门愣了,他两眼只看着云雾庵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顾科长是心脏老毛病,”保卫科长代顾玉门回答说。“是,”顾玉门这会儿才轻吐了一个字,就又要带上门走,没防财务室会计舒宝儿“嘿”的一声,顾玉门又是一惊。舒宝儿说:“你把门锁上,待会儿回来,你又要用绳子套锁扣子半天才开得了门。”

  顾玉门顶不好意思一笑:“嘿,忘带钥匙了,那不锁了。”就往外走。

  顾玉门办公室门结构,锁型号与财务室一样。用绳子套锁扣开门,云雾庵干过好多次,原以为无钥匙开门是自己的专利,原来顾玉门也会,这叫他很是惊讶。

  顾玉门无钥匙能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那么他就不能开财务室的门?云雾庵想。干吗要认为万元被盗就是五月八日八点上班后的那一刻钟呢,七日下午四点以后的整个晚上又为什么不可以是作案的时间?如果是这样,作案的嫌疑人就不仅仅是水蓝蓝了。不过,无论谁作案必须具备以下条件:一、知密码;二、有保险柜钥匙;三、有作案时间;四、能进财务室;五、经门卫。云雾庵认为这五项条件缺一不可,惟知密码最为关键,钥匙可以复制或可乘水蓝蓝疏忽而动用,假设排除水蓝蓝监守自盗,那么第一嫌疑人就是顾玉门科长了。

  夜间作案必经门卫,为什么不找黄老头了解一下情况呢,云雾庵心里说,就走进门卫室。

  “你好,”门卫老黄头说。

  云雾庵对老黄头一笑,说:“干吗不问问我是干什么?”

  老黄头说:“还用问?出那大的事,保卫科长带来的人一定是公安局的。”

  “顾科长说,出事前那天晚上,你……”云雾庵把话顿住,一笑。他在胡诌,可在老黄头眼里,那笑却显得意味深长即不怀好意。

  “玉门这人怎么可以这样?不错,我是晚到了一个钟头,怎么也不应该说,是我擅离职守,”老黄头说,他气呼呼的。

  雾庵问:“怎么回事?”

  老黄头说:“七日下午下班时,顾玉门说要在门卫室搓麻将,刚巧我儿子从部队回来,我就陪儿子吃一顿饭,结果多喝了一杯酒,是耽误了一下,可到这里也才晚上九点,不算太晚吧?”

  “打麻将有哪些人?”

  “没打吧,我到门卫时只有顾玉门一人在门卫,他还挺生气,说我擅离职守。”

  云雾庵说:“我只是说说而已,别再提了。”

  老黄头说:“算了,老百姓惹不起当官的。”

  假设顾玉门七日晚九点钟之前作案,所不具备的条件就是开保险柜的钥匙问题。见一见水蓝蓝吧,云雾庵想。这女人的名字怎么就像是一句诗呢,人很美吧,要不要带韦莲娜一块去呢,一人为私,二人为公,有什么事时,能说得清楚。
 
广告位2变量

条回应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客服QQ1:

客服QQ2:

欢迎微信扫描联系客服!

欢迎微信扫描联系客服!